发新话题
打印

[灌水] 走得过了,退得远了

走得过了,退得远了

有些相见,是为了不见;有些不见,是因为想见又怕见。
  
  相见,可能会断了再见的可能,不见,却能更好的呵护想见的缘由。
  
  和你之间,我深知,见是遗憾,不见亦是遗憾。
  
  但,见了,至少,少了想见而未见的遗憾。
  
  所以,那次,剪了长发,断了牵挂,在你的城市,在你的电话和短信所显的见或不见的矛盾下,我坚持了一场相见。
  
  或许,一切,都在意料之中,也或许,一切,都在我的意料之外。
  
  你是个品味男,优雅,从容,在我意料之中。共进晚餐期间,你问我在外工作时及现在的薪资,还问我夫君的薪资情况,在我意料之外,不知,是否,你以是否善于物质方面的增值来权衡人的能力,或许,以此来评判人的能力时,我,不在你的交友层次吧。自见后,平常,Q上,我有时留言,没见你回,有时你在线,我给你信息,你说在开会,我于你便只能安静。自知,在心灵上,情感分析,温柔、体贴、理解、开导、倾听,担待等方面,我和你的妻各有千秋,不然,曾经,你不会说你喜欢我,不会说你喜欢和我的谈话,不会有“红玫瑰和白玫瑰”之说,只是,你的妻,被你呵护备至,在她面前,你得屹立如山,得让她能安心依靠,至于你自己有时的有些担心,有些烦恼,你反倒是愿意向我倾诉。
  
  只是,遗憾,和你之间,原本可以“这么远,那么近”的,可现在,却变成“这么近,那么远”了。交心的倾诉,都已成了曾经,相见后,你对我再无倾心的交谈。
  
  有些人,在网上,只见文字,不见生活中的真实,轻松许多,真实许多,可一旦到了现实生活中,太多的接受和抵触,有多少人可以逾越那些世俗的取舍呢?真的相见,总有些否定,只在一瞬间,只是否定的实施需要点时间而以。或许,猛然发现了对方的一些可能的劣势,可能的弱点,可能的缺陷,可能的不合口味,就各自退后,弹回了识前最初的陌生。或许,这样一场无法避免世俗的相见,呈现于彼此眼前的风景和给彼此的感受,并不如想象中那般美丽,现实真实亦残酷的退去了原本网络上所想象的一些美好。现实,如此陌生,如此真实,亦如此残酷,网络中再美好,终难敌过部分瞬间的否定,也难敌过部分瞬间的衡量。
  
  认识一个人,不容易,放弃一个人,就像泼水一样轻巧。我,不知,是否已被你从知已圈中泼出。是否,我们之间的相见,也不如怀念……我,多想,还能在和你相识的最初所在的地方,你呢,初识中美好的你如今在哪里?
  
  有些人,靠得太近了,就必须退得更远,和你之间,也必须去验证这一距离法则么?
  
  平常,网上的异性朋友,见了,就两个结果:一、见了,网络上什么关系,相见后继续什么关系,或是升华到另一种关系。二、见了,就再也不见了,回归陌生。无非是“见了,还想见;见了,再也不见。”就这两样吧。记得,你开车送我到火车站的途中,说下次我再去你的城市,你请我去别的地方吃饭,可现在我们之间这么近,那么远,我们之间的相见,是否印证了,见了,就变得再也无理由相见,还是见了,还得更好的呵护想见的缘由……可那缘由呢?已不知,现在是否还有缘由……
  
  可你,还是有点奇怪,平常几乎没怎么联系,但到了我们这个地区,也会用手机上Q告诉我下,你到我们这个地区了。你的妻是我们这个县城的一个镇上的,你上次陪她来了,也还用手机上Q告诉了我,可你们不在城区,而且,你是陪你的她一起来的,我没法还你那顿晚餐。
  
  或许,有些人,只适合当一时的朋友。
  
  或许,你,决绝得还不够彻底,你和我之间,回归陌生,并不彻底。
  
  不然,平常不怎么和我联系的你,到了我们地区,或是到我们家乡,不会特地跑到网上来告诉我下。我不明白你的特地告知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,有能谈心的姐妹说,或许你是出于礼貌。
  
  我去你的城市的次数,绝对,比你来我们城市的次数多,但自你不怎么回我信息,或是不主动来信息后,我再去江城,就没告诉你,我到你的城市了。我一个人来去,或是和老乡一起来去。于你,都无声了。以前,也会给你打个电话或是发个信息什么的,说下。现在,感觉没必要告诉你,“我来到了你的城市”这一信息了。如果你来了,会打个招呼,那么,我去了,于你的无声,是我的没有礼貌么?还是我比你放得下那份随时的想起?我若比你放得下,就不会偶尔会去些信息了,或是你来信息,我也不会尽力回复。我若放不下,我去了你的城市,告诉你,又能怎么样呢?你再开车到我在的地方,请我吃顿饭,我们因现实生活中无内容的交集,因网络上少之又少的语言交流,再相对寡言一次,还是听你说你在忙,叫我回家注意安全什么的。然后,再见后,我回来再上Q,就你在现实中对我的否定和接受再患得患失一次?
  
  人生路上的有些风景,遇到又能如何?喜欢又能怎样?遇见,不能如何,喜欢,无法怎样……
  
  之前,或许,感觉有个不错的朋友,有个能懂自己的人,即便只是在网上,无论见或不见,都远远的想着,也是份不错的关心或是挂念。
  
  现在,好像一切都淡了感觉。似乎,无声,无信,无念想,倒是成就了自己的一份淡定。N多天,没有你的信息,我也不去信息,也感觉一切正常着,倒是没感觉在刻意的压抑什么。也终于,不再晨起就将你想起,不再走路时就自顾自的想象着与你的对话,并自言自语的说着我该回答的话语,不再睡前一遍遍的忆起与你相识的最初,不再梦到你及你文字中曾提到过的家人,不再希望人生若只如初识,不再感叹曾经最开心,所以,最想念,曾经……
  
  只是,成就了这份淡定的同时,也成就了我对于和你之间的遗憾。曾经为你写过一些篇章,一篇《用尽极致感受你》,文中用了三十多个形容词来写我所感受的你,只是这些文字,不曾给你看过而以,你也就此错过了我用女子最细腻的心思待你的时候。记得,我的手机上,有和你初识时,你打给我的未接电话,我的未接,最直接表明,我也曾错过了,你挂念我的,想听到我声音的时候……
  
  有时,我在想,如果不相见,或许,在网上,还能当个红颜蓝颜似的相处。可现在,感觉,可能,没了可能。红颜蓝颜似的相处,即便我还愿意,可你,我可以倾心对话的你,又在何方,你的话,愿发出几句,我们还能有几许对话的可能呢?近一步来讲,情感之中,我们亦本来就不属于彼此。和你之间的文字交流,充其量,就是给彼此一些轻松,或是温暖的感觉而以。至于,幸福,是不想偷,也偷不到的。你再好,也是别人的夫君,我再好,也是别人的妻。所以,情感,于我和你,没有存在的理由。现实是,你爱你的妻,我爱我的夫君,我亦不是那种,有着婚姻,还能心安理得的和别人谈感情的女子。
  
  似乎,我在情感方面,也是那种容易投入,也容易放下的女子吧。我不知这样,是更容易受伤,还是更容易避免受伤。
  
  和你之间,或许只能这样了,曾有段相知的日子,曾有份永远相知的希望,有个懂自己的人,亦是份平淡的幸福。至于别人的幸福,我不想也不能去偷……
  
  和你相见的最初,我就想写篇《剪掉牵挂再见你》,当时,是真的剪掉长发,再平静的见你的,可,见之后,似乎,变成了剪掉牵挂再可能不见你了。
  
  和你之间,原本,百里之遥,网上之近,现在,百里之近,淡然之遥了。
  
  即便我们到了对方的城市,彼此之间,离得再近,也还是那么遥远,也还只能遥远着那份遥远……
  
  深知,依你的性格,是会以不见来成全想见,来成就你希望中长久的倾心相知,可我,却以相见来成全了可能不见,成全了想见而又怕见……
  
  或许多年以后,我们都会发现:这世间,总会有些人,是相互成就对方的感慨和对方的遗憾:谁成就谁的纠结,谁又成就谁的释怀;谁成就谁的坚硬,谁又成就谁的柔软;谁成就谁的决绝,谁又成就谁的淡然……
  
  可,经不住过客的擦肩,如何历经流年的变迁呢?记得你曾问过我是否能经得住你的擦肩,我当时的回答很肯定,“必须得经得起啊。”现在看来,我们是经得起彼此擦肩的人儿,我们之间,不知是否也会注定擦肩而过……
  
  只是,还是遗憾,和你之间,见或不见,就这么近,却那么远……
  
  和你之间,走得近了,却不得不退得更远了……

TOP

退得遠是為了走得更近

TOP

发新话题
普洱茶| 靠靠|
{if &&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