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标题: [美国] 新闻晨报:《纸牌屋》的“民意”猜想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锋云    时间: 2014-2-22 12:10     标题: 新闻晨报:《纸牌屋》的“民意”猜想

《纸牌屋》第二季来得残酷无情。一开局,制作方就干掉了第一季贯穿始终的主线、与安德伍德偷情的记者佐伊,以突然被推下地铁站台的方式。凯特·玛拉,《龙纹身女孩》女主演鲁妮·玛拉的亲姐姐,就此无缘剧集。虽说美剧向来是不殆以最果决的杀意来推陈出新,打开新局面;但这一心狠手辣的处理方式,还是引发了不小讨论。种种不可思议,或许用大数据可以解释。我不知道,新一季对角色更替、剧情发展如何抉择;以Netflix对大数据利器的迷恋,综合网友意见应当是少不了的。瞄一眼播出后的网友留言,一通“早就不喜欢这个女的”、“这厮一直不讨好”等,看来Netflix这事又做得符合民意了。

政治戏瞄准男性观众

往下看,你还会发现,佐伊之死,只是开宗明义地掀开了第二季“更暗害更政治”残酷风格的一角。Netflix对于《纸牌屋》的兴趣,原本就是基于对“最爱政治题材”这一大数据分析。如果说第一季还在“山一重水一重”的戏剧化情节中试探的话,第二季就是专注于政治的诡谲风云,“要么狩猎,要么成为猎物”。佐伊之死,为安德伍德扫除了除了争夺权力之外的偷情旁枝,政治戏更为纯粹。政治戏的纯粹化,不止体现在这一例“清洗”中。安德伍德惟一的私家去处,那个烤肋排的黑人大叔小餐馆,也被处理出局了。就连安德伍德夫人克莱尔与摄影师的私情,也以“艳照门”的方式,走向了终结。第一季,安德伍德回到母校,多少令人感怀同窗情谊的美好;新一季中,安德伍德夫妇的生活,剥去政治元素几乎一丝不挂。

纯粹之后,是政治戏层次的大升级,用剧中引用的莎士比亚戏剧《尤里乌斯·凯撒》台词来形容,是“屠杀吧,以暴制暴,让战争的猎犬四处蹂躏”。第一季,安德伍德从“党鞭”身份开始,要踏过议员、国务卿、副总统等一个个位置,要一个个法案地策动提案,几乎一两集一次屠杀,数下来大小积起“五关六将”;第二季中,安德伍德的 “权力通关游戏”,只有两个终极大Boss:大财阀塔斯克、总统沃克,以13集的庞大容量,故事在这两个顶级对手中来回切换、线索交叉,远没前一季那么小品式鲜明分段,却更具电影式的总体铺垫快感。“敌强我愈强”,高手之间的角力,自然也是更有看头。大数据不撒谎,确实有相当一批观众,尤其是男性,对政治题材格外感兴趣;而就这一群体,政治越暗黑、涉及层次越高端,兴趣度也越浓。

中国元素投其所好

升级之后,是政治戏范围的国际化。中国观众早注意到新一季中中国元素的海量出现。第一季,政客们围绕着涉及美国国民的法案,或一州一府的选票,施展手段;第二季,政客们要面临来自中国的洗钱运作,“那里岛事件”的军舰盘布。观众已不仅仅是华盛顿政治窥视,更得以窥视到国际大政治的玩法,兴趣值陡增。一场国际政治盛宴,选择中国,编剧之一肯尼思·林受访时解释,含有关于中国的情节是不可避免的,“如今,你讲述这种故事时,不可能不考虑到中国”。我倒更愿意理解成,中国网民追捧《纸牌屋》的相关数据,令这样的选择水到渠成。

以家安暴传达价值观


如果只有政治,那《纸牌屋》不过是大数据裙下之奴,也当不起中美两国政治家都追捧的声望。相比第一季,第二季的家庭观念得到了更大强化。第一季同床异梦的安德伍德夫妇,令人感动地齐心,共同分享一支烟,共同没节操地分享保镖的护卫和吻,克莱尔甚至为丈夫大搞“夫人外交”,不惜牺牲自己呕心沥血的提案,成全丈夫。总统沃克夫妇,为安德伍德所操纵,也是基于“为了孩子”的家庭观念,克莱尔游说第一夫人那句“总统是一时,夫妻是一世”相当点题。烤肋排的黑人大叔,心悔早年闯荡江湖罔顾儿子,化戾气为慈爱。杀人不眨眼的新 “党鞭”杰姬·夏普与机关算尽的雷米,居然如电影《真爱至上》那般萌生温情。就连安德伍德劝诱沃克入套的,也是一封讲述童年往事、家庭温情的手打信。残酷的政治得到了人性的升华,《纸牌屋》以其对正面价值观的传达,跳出二流“宫斗剧”格局。




欢迎光临 第⑥感海外华人论坛 (http://forum.6cn.org/) Powered by Discuz! 6.0.0